•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基层行】商事制度改革不断推进 减权力换活力
    2018年泉州市场主体总量突破80万户了。改革开放40年,这数字增长了40倍!在宏观经济形势复杂、经济下行压力大的背景下,泉州市场主体逆势增长,是闽南人“爱拼敢赢”的精气神拼搏出的硕果。除了经营者自身努力外,泉州市敢为人先,率先实施的一系列商事制度改革配套措施也起到了积极助推作用。*视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苏丹丹是福建省第一公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员工。最近,集团要成立一家分公司,苏丹丹正着手准备公司设立登记申请的相关材料。苏丹丹说,12月1日起,我市企业名称登记便利化改革正式施行,审批环节减少了,她也轻松了不少。(福建省第一公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助理 苏丹丹)“以往我们在公司设立登记之前,我们需要先到网上去做一个名称预核准的登记。这次12月1日改革之后,把名称预核准登记的这个环节合并到设立登记的步骤去了,市局把登记的权限下放给了各个区,各个区就可以直接在窗口为我们核验这个名称适不适用,就不需要再等待市局的核验的过程。”这些年,泉州商事制度改革措施不断推陈出新,苏丹丹感受良多。2014年,是她入职的第一年,也是在这一年,泉州在全省率先铺开“多证合一”、住所申报制、企业登记全程电子化、简易注销等一系列改革举措。而苏丹丹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多证合一”的改革。(福建省第一公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助理 苏丹丹)“以往我们一套材料要准备好几份,递交了工商要去递交税务等等的各个窗口,每个环节都需要准备材料。现在我们向工商局报材料之后,各个相关联的部门都可以共享到这个企业的信息,这样子给企业带来了便利,不需要再一趟一趟地繁琐地去奔跑。”商事制度改革作为政府职能转变的先手棋和突破口,克服了传统经济管理模式中政府干预过多的弊端,带动整个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大幅度降低了创业创新的制度性成本,极大提升了商事登记便利化水平。泉州商事制度改革脚踏实地一步步走来,实实在在为企业“松绑”,助企业“立足”,极大地激发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情,用行政权力的“减法”换来了市场活力的“加法”和“乘法”。今年泉州市场主体总量突破80万户了。而在改革开放初期阶段,即1979年,泉州仅有市场主体1.9万户。改革开放40年,泉州市场主体总量增长了40倍!这样的飞跃还将随着改革地深入推进而继续。本台记者:汪龙波,苏翠莹【无线泉州】编辑:肖远强
  •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数”说泉州】居民消费从“温饱”到“富裕”
    恩格尔系数是指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恩格尔系数越高表示越贫穷,系数越低表示越富裕。这40年居民消费的变化最直观体现在恩格尔系数上。 *视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改革开放以来,泉州居民消费的恩格尔系数不断下降。1990—1997年,泉州的恩格尔系数均在50%线上,处于温饱阶段(50%—60%);1998—2008年,泉州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保持在40%—50%之间,属于小康阶段;2009—2017年,保持在30%—40%之间,已属于“富裕”生活标准,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近几年来也在40%的分界线左右徘徊,正由“小康”向“富裕”阶段大步迈进。恩格尔系数低于30%为最富裕。2017年,全市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分别为33.4%和41.2%,较1990年分别降低了31.8个和15.4个百分点,泉州正朝着最富裕这个阶段奋力迈进。居民生活质量不断提高,体现在主食比重下降,营养丰富的副食类消费比重不断上升,食品种类趋于多样化,各种生态绿色食品、保健食品消费量迅速增加,食品消费从“解决温饱”向“丰富营养”转变。 本台记者:陈耀坤,林小彬【无线泉州】编辑:王利利
  •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基层行】永春龙水村:传承手艺 守住乡愁
    曾经提起乡村,人们印象中无外乎是破旧的房屋、凋敝的环境和稀疏的人口。然而,随着时间的转轴,改革开放走过四十年,乡村和曾经离开又回到它怀抱的人们,用乡村的美丽蜕变,串起一首动人的时代赞歌。 *视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这段时间以来,永春县仙夹镇龙水村的村支书郭志煌和村干部们正在忙着对村里的一处古厝进行改造。春节前,这座原本凋敝不堪的破旧古厝将重焕新生,变身为兼具古朴、时尚的民宿对外迎客。走完工地现场,郭志煌又到各户“漆篮制作工坊”和漆篮艺人们谋划村里的发展计划。(永春县仙夹镇龙水村党支部书记 郭志煌)“我们就是在制作体验基础上,游客可以跟艺人互动,自己做出自己的作品。水果采摘,民宿这块也在做。”结合漆篮产业特色,龙水村正着力打造乡村旅游项目。很难想象,这个活跃着近百个漆篮家庭工坊的美丽乡村,在几年前还是一个人口稀疏、村容凋敝的贫困村。四处环绕的翠竹,似乎在回顾龙水村的历史。500年前,满山的毛竹给了龙水人祖先灵感,依山取材,他们发明了举世独有的漆篮工艺;此后的世世代代,龙水这地方几乎家家户户都做漆篮。今年73岁的龙水漆篮艺人郭清柏清楚地记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村民们还加入了当时政府创建的集体企业,并带徒授艺,将龙水漆篮做得红红火火。(漆篮艺人 郭清柏)“当时工艺厂,我哥哥就到县城当师傅去了,我跟父亲在家里做。七十年代当时工艺厂,解散师傅下乡了,所有到工艺厂的人全部都回家了。回家还是办漆篮厂,公社也要聘过去,也有利润可收,当时也搞出口的。”到了改革开放初期,龙水人却没能抓住“先机”,市场开发跟不上,经济效益跟不上,龙水人纷纷放下手中的竹篾,到大城市去“淘金”。郭志煌就是当年从村子里走出去的一批人之一。从少年离家到鬓染白霜,尽管在外打拼数十年已事业有成,但和许多在外漂泊的龙水人一样,郭志煌对家乡传统漆篮工艺有着放不下的念头。(永春县仙夹镇龙水村党支部书记 郭志煌)“漆篮产业是我们老祖宗传下的文化瑰宝,也是全世界独一的一种文化。一种家乡的情怀吧,可以说是一种家乡情结,一种乡愁,最后我就放弃了广东的产业,决心回来振兴漆篮文化。”2012年回到家乡后,郭志煌接手永春县龙水漆篮工艺有限公司。尽管接手了,但如何做好传承与创新,成了郭志煌最头痛的事。(永春县仙夹镇龙水村党支部书记 郭志煌)“我们如果不改变现状,连传承都成问题了,所以我们必须要改变,一个附加值要改变他,这个最重要的。我们必须要把它提级,从日用品,提级到工艺品到美术品。”恪守传统数百年的龙水漆蓝艺人们,一开始对于这种转变提出了反对的声音。郭志煌雇了几辆大巴车,带着村里的老艺人到德化探访陶瓷产业、到仙游跟雕艺企业交流。艺人们的思路一下子打开了,创作中赋予了漆篮更多艺术气息,龙水漆篮也逐渐向精细化转变。变则通,开发成工艺品的龙水漆篮销路打开了。广阔的市场前景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回到家乡,加入制作推广龙水漆篮的行列。39岁的郭顺佑回乡后和父亲郭清柏一起制作漆篮,一家人一起靠这门祖传手艺把生活过得越来越红火。(漆蓝艺人 郭顺佑)“这几年的发展比较好,漆篮销量也大很多,以前差不多只有一天十几元,现在如果有做的话,一天也差不多两百块左右,跟外面出去打工也差不了多少。”(漆篮艺人 郭清柏)“我们这些年纪大的做起来,不需要找年轻人儿子拿钱(生活费),自己花还花不完。一家人团团圆圆,团结在一起,一个家庭很热闹,相比外出打工,气氛当然比较好。”目前,龙水村有200多人从事漆篮加工生产,其中年轻人占了近两成。思路活泛的新一代龙水漆篮传承者们,正在努力让古老的漆篮和新时代接驳。(永春县龙水漆篮工艺有限公司负责人 郭小谦)“我们也想从一些电商,像淘宝,京东这些平台上去推广,包括电视上的推广,还有微信公众号平台,有加入这些的推广,也是一种创新。”现在从龙水产出的漆篮,一年的年销售额可达1800多万元,村里人均收入突破了1.5万元。漆篮产业的重振,同时带动了乡村面貌的巨变。曾经的贫困村龙水村一改往日凋敝,成为了美丽富饶的美丽乡村。对于龙水人来说,过去的四十年里,他们经历过选择、彷徨,幸运的是在发展的浪潮中,他们不忘初心,传承祖先手艺,重新繁荣了乡村,守住了乡愁的载体,通过他们创造的漆篮向外传递着手艺的温度和发展的幸福。本台记者:汪龙波,洪永盛,刘雪琳【无线泉州】编辑:王利利
  •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华大讲堂”举行第79讲
    1月2日,“华大讲堂”举行第79讲,这也是2019年的首讲。讲堂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党委书记、二级研究员夏春涛作关于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重要讲话的专题报告。 *视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市领导康涛、王永礼、张永宁、翁祖根、林万明等市委学习中心组成员参加报告会。夏春涛作《高举旗帜 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重要讲话》专题报告。他从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党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发展为广大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提供了成功经验、展现了光明前景,继续推进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三个方面进行深入解读,分析了改革开放的世界意义,就如何继续推进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为更好地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更准确地认识改革开放的伟大历程、把握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和前进要求提供有益借鉴。市委书记康涛为夏春涛研究员颁发“华大讲堂”主讲嘉宾纪念牌。本台记者:李前瑞,刘雪琳【无线泉州】编辑:吴梓珊
  •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基层行】山美水库:一幅人水和谐的美丽画卷
    水利兴,则仓廪实、农业稳、民安居。山美水库被誉为泉州人民的生命库,一道道水渠通向田间地头、一缕缕清泉流进千家万户,润泽百姓心田,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化发展,见证着人民生活质量的提升,也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来的辉煌成就。*视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山美水库位于南安市九都镇山美村,是晋江支流东溪中游的一部分。来到山美水库,仿佛到了世外桃源,看到眼前的景象,曾经在这里工作了几十年的郑亚鸿感慨万千。(原山美水库管理处副主任 郑亚鸿)当时因为建大坝,还有开山取石,四周的山都变成了光秃秃的赤土山,那时候条件都比较艰苦,就是用那个油毛毡,搭成的简易工棚,就住在溪边,下雨天会漏水,冬天会漏风,夏天又闷热。40多年前,没有吊塔,没有碎石机,只能用最简陋的铁锹、板车等工具,靠“人海战术”“肩挑背扛”来修建水库和地下发电站。生产、生活条件都相当简陋。(原山美水库管理处副主任 郑亚鸿)当时这边是有值班的桌子,水轮机值班就是在这里,当时这个水轮机一开机,噪音是比较大的,跟汽车开过去的声音那么大,所以有些运行人员说话就比较大声,不然听不到,就养成了说话大声的职业病 。山美水库的建设从列入国家基建计划到最终建设完成,经历了诸多波折,期间遇到国家经济困难的特殊时期,工程曾经暂时停工。直到1972年7月,大坝工程竣工,电站一号机组试车成功。山美水库建成投入使用,对泉州人民来说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它兼具防洪、农田灌溉和发电的功能,可以说是“泉州人民的生命库”。为了保证它的安全运行,当时的技术人员,既要负责机器设备的维护,又要兼顾安全保卫工作。(原山美水库管理处职工 陈肖丹)这张照片上1973年拍的,这就是当时的我,当时我们这个电站的职工有双重任务,第一每个人都是工人,第二也都是基干民兵,所以除了正常上班之外,节假日还需要进行巡逻,这就是我们当时每个人站岗巡逻的时候,每个人都有发枪。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群众对电力的需求越来越大。上个世纪90年代,山美水库扩建了一台位于地面上的水轮发电机组,装机容量3万千万。1980年,山美水库水电站并入福建电网,成为担负泉州地区调峰的电站。新建的水电站不但大幅度提升了发电量,在技术上也有了革新。(山美水库管理处运行分场主任 余孙培)原来没有这些监控之前,这些上班值班人员要十多个,现在只要四五个人就可以完成日常的管理,也因为自动化的提高,优化人力资源,我们也实现了地下厂房1、2号机组无人值班的运行模式,可以说是实现了运行人员多年来“出洞”的梦想。2016年,山美水库在技术革新上又有了新的举措,将时下最新的技术——北斗监测系统用于水库大坝安全监测,特别是解决了特殊灾害天气下无法开展人工监测而出现的盲区。一旦大坝微变形超过了预警值,监测系统就会发出预警信息,提示管理处提前做好应急准备,避免灾害造成人员和财产损失,确保了大坝安全,也确保水库发挥防洪、灌溉、发电的功能。山美水库也成为我省首家建成土石坝安全监测自动化的水库大坝。作为泉州老百姓的生活用水来源,山美水库对水源水质的管理也很重视,实施了“截污、治污、减污、控污、清污”五大工程,做到生态治理、生态修复、生态保护三大技术措施并重,全力做好山美水库流域生态保护和治理。(山美水库管理处主任 郭明德)这几年本来是对库区的荒地进行改造,把它变成绿化用,我们增设了一些库周的生态隔离带,其他人工湿地,包括一些库周的涵养建设,使山美水库的水质逐年向好,由原来的三类水达到国家地表水的二类水标准,就是可以直接饮用的,山美水库整体的生态效益得到很大提升。如今,山美水库的绿化面积达6万多平方米,森林面积250多万平方,森林覆盖率达到95%,实现清水下山,净水入库。一路走来,山美水库从最初的防洪、灌溉、发电,到生活供水及水生态环境的治理,其功能和担负的责任都在不断增加。它的发展,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泉州水利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为我们展示了一幅人水和谐的美丽画卷。本台记者:赵毅娟,郑育超,刘艳苹【无线泉州】编辑:肖远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