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先锋风采】“担当,是改革者必需的修行”
    来源:人民网邹碧华(左一)在接待案件当事人。  资料照片     “你使许多事情发芽,而自己被冬天拂去如落叶。”  这是一位80后法官写给逝者——上海高院原副院长邹碧华的诗。4年前,这位法院司法改革得力干将,因突发心脏病,倒在了司法改革的征途中,生命永远定格在47岁。  “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首届全国审判业务专家”“上海市十大优秀中青年法学家”……邹碧华生前赢得不少荣誉。与之相比,他身后的民间加冕更显深情:“法官当如邹碧华”“负重前行的纤夫”“燃灯者邹碧华”。他以一个法官的身份,赢得整个法律界的尊敬。  邹碧华审判业务强是出了名的。1988年北大法律系经济法专业毕业后,邹碧华进入上海高院工作。投身司法工作26年,他曾经参与合同法、公司法等重大司法解释的起草;他撰写的专著《要件审判九步法》连续4年成为法律出版社的畅销书。  他力主推进可视化管理,从递交材料、立案、审判、执行,整个流程都在网络公开,所有环节平台都有记录,法官们戏称,他们是在“探照灯下”办案。他在法庭上努力营造法官、律师相互尊重、信赖的氛围,独创《法官尊重律师十条意见》,呼吁建立法律共同体,倾力推出律师服务平台,改善律师执业环境。  专业才能公正。邹碧华追求的不仅仅是个案的公正,作为司法改革的理论研究者与实践者,他组织起草了一系列上海法院司法改革方案,倡导建立司法共同体,争取各界对司法改革的共识。  2014年6月,上海被中央确定为全国首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地区,身处司法改革一线,如何落实并推进好顶层设计的司改方案?邹碧华力求最佳实施方案,寻求改革最大公约数。  邹碧华参与主持起草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的制定,先后召开了15次座谈会,历经34稿。为了制定科学的考核标准,他带领同事将上海4家试点法院所有法官5年来的人均办案量梳理一遍,不光算办案数量,还要看案件质效,力求让真正胜任审判工作的优秀法官进入员额。他提出司法体制改革的项目化管理理念,组织研究制定了上海法院司法体制改革任务分解表,督促改革任务的推进落实;他推动建立改革的效果评估制度,通过对改革任务的动态跟踪、效果评估及信息反馈,及时发现、解决司法体制改革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邹碧华常说,“如果每个人能让自己完美一点,历史也就会完美一点。”追求完美的邹碧华,用生命写下“担当,是改革者必需的修行”。【无线泉州】编辑:黄晶晶
  • 【改革先锋风采】“有福民先享,有难官先当”
    来源:人民网              吴仁宝(左二)在向村民了解农业生产情况 资料照片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本报从今天起开设专栏,刊登部分受表彰人员的先进事迹,用鲜活的事例讲好改革开放故事,讲好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故事,充分展现改革开放40年来的伟大成就,大力弘扬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引导全社会致敬先锋,见贤思齐,在新时代新起点上,汇聚改革开放再出发的磅礴伟力,坚定不移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中国人民艰苦奋斗、顽强拼搏,用双手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壮丽史诗,中华大地发生了感天动地的伟大变革。人民是改革开放伟大奇迹的创造者,是推动改革开放的力量源泉。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表彰改革开放杰出贡献人员的决定》,以党中央、国务院名义表彰了一批为改革开放作出杰出贡献的个人。  从1961年到2003年,吴仁宝在江苏省江阴市华西村做了43年村党组织书记。他带领全村群众把一个只有500多亩农田的苏南小村庄,建成为一个2003年销售收入突破100亿元的华西集团,农民人均收入2003年达7.2万多元。  吴仁宝生前常说,华西村的成功得益于改革开放、得益于实事求是。他做过两个与众不同的重大选择:  各地农村普遍实行联产承包,他则根据人多地少的实际,坚持集体所有制,由30名种田能手,承包全村500多亩农田,富余劳动力转移到村办企业。吴仁宝说:“中央讲‘宜统则统、宜分则分’,华西人多地少,宜统!”  1992年,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并发表谈话,吴仁宝凌晨两点召集全村干部开会,迅速采购大批生产材料,加快村里企业生产步伐,“凌晨一次会,赚了一个亿”。自此,华西村发展进入快车道。吴仁宝提出多项改革举措:在村办企业基础上,组建华西集团,这是江苏第一个村级企业集团;在坚持集体经济为主的同时,实行村民参股,发展私营个体经济、中外合资和混合型经济,形成了以集体经济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新格局;1999年,“华西股份”上市,成为“中国农村第一股”。  坚持集体经济、实现共同富裕,这是吴仁宝矢志不渝的奋斗目标。“个人富了不算富,集体富了才算富;一村富了不算富,全国富了才算富。”吴仁宝说,富裕起来的华西要“三不忘”:不忘国家,不忘集体,不忘左邻右舍和经济欠发达地区。上世纪90年代以来,华西村通过派干部、出资金、带技术、办项目,远赴宁夏、黑龙江援建了两个“省外华西村”,帮助当地脱贫致富,出资上千万元为中西部地区培训了万余名农村基层干部;2001年开始将周边20个经济薄弱村纳入华西共同发展。  “有福民先享,有难官先当。”这是吴仁宝对村党组织书记职责的理解。当华西村村民已经住上五六百平方米的第七代、第八代别墅,吴仁宝却一直住在上世纪70年代盖的老房子里。“不拿全村最高工资、不住全村最好房子、不拿全村最高奖金。”这“三不”,是他给自己立下的规矩,一诺千金,直至去世。【无线泉州】编辑:黄晶晶
  • 【改革先锋风采】上港集团原副总裁、原技术中心主任包起帆—— “用智慧创造性地劳动”
    来源:人民网包起帆(中)与国外专家讨论国际标准。资料照片  “我很幸运,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年代!”67岁的包起帆眼神炯炯……  上世纪80年代初,国内码头上的木材、生铁、废钢装卸全靠人力捆扎和搬运。包起帆结合生产实际,开展研发,实现了港口装卸从人力化迈向机械化,杜绝重大伤亡事故。这些成果不仅在全国港口推广,还在铁路、电力、环卫、核能等30多个行业广泛应用,出口20多个国家和地区,创造了显著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国企改革攻关期,时任龙吴港务公司经理的包起帆又开始了产业创新,提出中国港口内贸标准集装箱水运工艺系统理念,于1996年12月15日开辟首条内贸标准集装箱航线。自此,我国内贸件杂货水上运输不再仅仅依赖散装形式,截至2017年,内贸标准集装箱港口年吞吐量突破9218万标箱。  跨入新世纪,包起帆调任上海国际港务集团副总裁,分管科技、装备和基本建设。他充分利用新岗位提供的平台,把创新发明推向新高度,带领技术团队开展了港口信息化、自动化和智能化等诸多项目的研究。  2004年起,他提出创意并主持建设了我国首座集装箱自动化无人堆场、世界上首台全自动桥式抓斗卸船机、全自动散货装船机和我国首台全自动散货斗轮堆取料机,开拓了中国港口自动化的先河;他主持了外高桥四、五、六期集装箱码头建设,以现代物流理念规划码头布局,建立新型的集装箱港区功能模块横断面布置模式;率先实现双40英尺集装箱桥吊在港口的应用,为上海港成为世界第一大港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撑;2006年,他主持罗泾二期散杂货码头建设,在世界上首次实现了公共码头与大型钢厂间的无缝隙物流配送新模式和一条岸线同时供公共码头、钢厂物料配送和电厂灰场共用的方案,成为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型港口典范。  2011年,由包起帆领军发明的“基于互联网实现集装箱全球跟踪管理的方法和解决方案”,上升为国际标准ISO18186,这是我国在物流、物联网领域首个由中国专家发起、起草和主导的国际标准,也是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发明最终上升为国际标准的典范。“工人不仅要用汗水来辛勤劳动,更要用智慧创造性地劳动。”包起帆认为。【无线泉州】编辑:肖远强
  • 【改革先锋风采】改革创新就要知难而进
    来源:人民网陈日新  山西朔州,中煤平朔安太堡矿,三层楼高的巨型运输卡车来来往往,六层楼高的电铲车忙个不停,“一斗下去能挖100吨煤,三斗就能装满一辆2700马力的巨型卡车。”平朔集团有限公司机电专家李亚武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些大家伙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1981年底,时任煤炭工业部部长高扬文找时任大同矿务局局长陈日新谈话。“平朔安太堡矿是我国重要的中外合作项目,也是改革开放的‘试验田’。现在有这么一副担子,你明天给我个答复。”  “不用等明天,我愿意到平朔去!”就这样,陈日新担起了筹建平朔安太堡项目的大任。  1982年1月24日,正当千家万户喜迎新春的时候,陈日新率领筹备处15名员工上任了。雁门关外的洪涛山下,各路建设大军浩浩荡荡开进工地……1987年,亚洲最大的露天煤矿安太堡煤矿建成,率先引进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我国露天煤矿开采水平一步跨越了30年。  陈日新坚持简化管理层级,培养了一支高效精干、技术过硬的人才队伍,创造了高效率、高科技、高效益、快节奏“三高一快”的平朔模式,为我国探索实践煤矿建设现代化之路提供了宝贵经验。  “年产原煤1533万吨,公司总定员4500人,机关干部140人。”中煤平朔党委书记、执行董事王祥生说,按照当时国内同等生产规模的井工矿编制,平朔公司的人员编制至少需8万人。  1991年,外方撤出后,安太堡矿面临剥采关系严重失调、设备集中进入大修期等严重困难。“改革创新就要知难而进。”在陈日新带领下,安太堡矿成立配件国产化办公室,强化内部管理,企业生产和经营很快走上良性循环。  两年后,安太堡矿年利润达5.2亿元。经过安太堡矿的实践,2006年3月,安家岭项目建成投产,年产原煤3450万吨,是我国第一个实现“投资减半、产量翻番”的煤炭项目;2010年12月,平朔建成我国首座单一的露井联采亿吨级矿区。【无线泉州】编辑:肖远强
  • 【改革先锋风采】“把论文写在大地上”
    来源:人民网李保国(前左)在河北省内丘县岗底村向村民讲解果树修剪知识。  三十五年如一日扎根太行,他带领10万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每年进山“务农”超过200天,他帮助山区农民增收28.5亿元,被村民们亲切地称为“科技财神”。他,就是河北农业大学原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保国。  1981年,李保国留校任教。初进太行山,就选择了当时最穷最荒的前南峪村搞起了开发试点,跟石头山“较起了劲儿”。  前南峪村土层薄、不涵水,土壤瘠薄、有机质少,“年年种树不见树,岁岁造林不见林”。为解决种植难题,李保国起早贪黑,跑遍沟沟壑壑,深夜还在煤油灯下分析数据,钻研破解之法。他顶着危险,用爆破整地的方法聚土积流,经历一次次失败,终获成功。如今,前南峪村变身“太行山最绿的地方”,植被覆盖率达94.6%,获“全球生态环境建设500佳”提名奖。  山区落后的穷帽子,怎么摘?李保国认为,当务之急是扭转山里人“观念穷、技术穷”的现状。1996年,岗底村暴发山洪,李保国带着同在河北农业大学任教的妻子郭素萍搬到这里住了下来,跑前跑后,考察分析,为村里列出种苹果、板栗等规划。  蓝图易绘,实施却难。在教授村民疏花疏果时,看着满地落下的小苹果,有人不干了:“这果子没长大就给扔了,怎么丰产?”在推广苹果套袋技术时,有人质疑,“苹果不见光还能长大?”李保国拿出仅有的5万多元科研经费买纸袋,手把手教村民套袋……  那年秋收时,一切发生了变化:没套袋的苹果卖不上价,经修剪套袋的苹果,五六两的每个卖10元,八两以上每个卖50元,最高的能卖到100元一个!  如今,“富岗苹果”作为中国驰名商标,连锁基地遍及太行山区369个村,种植面积5.8万亩,产量超过1亿公斤,7万多村民因此脱贫致富。  30多年中,李保国示范推广了36项标准化林业技术,累计应用面积1826万亩,举办培训班800余次,培训人员9万余人次,许多果农成了专家。2016年4月9日,李保国突发心脏病去世的前一天,还在石家庄主持河北省3个山区农业项目的验收会。“作为农业科技工作者,就应当把实验室建在田野里,把论文写在大地上。”【无线泉州】编辑:肖远强